看着已经膨胀到了三十多米长的红心莲,楚扉月倒是没有觉得有多困难。强弱又不是由块头的大小来决定的,楚扉月宰过的比这只火凤凰大上一千倍的怪物都有,他怎么可能害怕这个还不如万丈帝王章鱼一条触手粗的家伙。

  不过头疼还是有点的,楚扉月有点摸不准,自己是应该直接把契约卷轴砸在火凤凰身上,还是应该先把红心莲从火凤凰的身体中掏出来,然后再把卷轴撕开贴在火凤凰的脑门子上更合适一些。火凤凰和红心莲现在连成一体,楚扉月还真怕自己一个卷轴把火凤凰连带着红心莲一块契约了。红心莲那种糟糕的性格,真的是谁碰见谁倒霉,反正楚扉月是驾驭不了那种能够把“你瞅啥信不信老子揍你啊”挂在嘴边的粗鲁的女人,明明以前是个挺机灵的女孩子的,怎么变成凤凰武神之后直接变成太妹了呢。

  对了,不管是契约凤凰,还是契约凤凰夹带着契约红心莲,只要把契约对象转嫁出去,楚扉月的困扰不就完全消除了么。楚扉月讨厌红心莲,那是楚扉月的个人原因,并不是红心莲这个人有什么问题……也不对,红心莲本身的性格就是个大问题,但不是还有人能忍受她的这种性格嘛。最合适的契约人选,这个时候不是就在战斗圈的边缘位置打酱油呢么。

  这个时候,小白妹妹正在焦急的看着红心莲幻化的火凤凰被楚扉月左右左右左右左的戏耍着,就像逗狗一样。只不过此时此刻,正在被逗的这条“狗”似乎正在变得越来越暴躁。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它身上的火苗越烧越旺,虽然身体的大小已经不再增长,但是如果把火苗的旺盛程度也算上,红心莲此时的体型依然是在增加的。

  继续这么烧下去,是不是会爆炸呢?

  不知道啊。就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才会着急啊!

  “逸萱,听得到么?”楚扉月的声音突然在小白妹妹的脑海中响起,把女孩吓了一跳。

  不过心灵通话并不是什么值钱的能力,虽然玩家们没怎么接触到就是了。小白妹妹是原住民英雄,接触的世界基本和原住民是一样的,所以小白妹妹在吃了一惊之后,还是迅速的切换成了心灵通话的模式,在心中默念着回复楚扉月道:“嗯,小楚哥哥,我在听。”

  “你二姐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就长话短说了。你姐姐突然发疯和她身上的凤凰有很大关系,然后我手头上正好有一个能强制契约凤凰的卷轴,主仆契约。这个契约不太适合我来用,所以我就想着把这个契约卷轴给你,等我把你二姐给限制住之后,由你来撕开那个卷轴,你看怎么样?”

  楚扉月的提议是具有可行性的,虽然对楚扉月竟然还有专门契约凤凰的卷轴很意外,但既然楚扉月说他有,那就当这是赶巧好了。况且小白妹妹也确实不太希望红心莲身上的力量和别人签订什么主仆契约,要是那个凤凰最后跟着楚扉月跑了,那她二姐以后用什么。

  而如果签署契约的是她们虚空使团自己的人,那就没有这样子的问题了。反正她们肯定是在一起的,凤凰的契约主人到底是小白妹妹还是红心莲区别不大。更何况,等到以后,也可以把契约的主人权限转移给红心莲自己嘛。本来就是红心莲自己的力量,之所以会失控,肯定还是因为她对自己体内的凤凰的掌控力度不够强。既然如此,那就再给凤凰多栓一条狗链呗。一张主仆契约签下去,不信她还不听话。

  可是这样一张契约卷轴很珍贵的吧?楚扉月会送给小白妹妹那是他仗义,可小白妹妹不可能就这么收下,却什么表示都没有。可是自己的身上有什么东西能够值钱到可以从楚扉月那里换来这样一张卷轴呢……小白妹妹在心里默默的盘点了一遍自己的那点家当,不得不十分沮丧的承认,除了她手里刚刚完成了蜕变的死神镰刀之外,她似乎就只有自己这个人还稍微值点钱了。

  总不能把自己送过去吧?但是也总不能白拿吧?一时间,小白妹妹竟然陷入到了踟蹰当中。

  而在另一边,楚扉月对红心莲的调戏依然在继续。他最后还是选择了风险比较小的办法,那就是先把红心莲从火凤凰里面抠出来,然后再想办法将火凤凰身上的火焰熄灭,最后再来分割这只火凤凰,找到火凤凰最核心的地方,把凤凰契约卷轴拍在上面。

  现在火凤凰已经膨胀到了三十多米快四十米的长度,差不多相当于一栋楼那么大。因为或凤凰本身具有强烈的能量波动,不管是精神感知还是元素视界统统已经失效,好在原星扫描依然坚挺,通过原星扫描提供的立体图像,楚扉月很快就锁定了红心莲的本体此时所处的位置,就在火凤凰胸口的位置,距离燃烧着凤凰之火的体表大约有两米的深度。

  找到了位置之后,接下来的就是拽人了。首先,需要把这只追逐着契约卷轴正在四处乱扑腾的傻鸟固定住……

  “忒提斯,可以么?”楚扉月向正坐在元素晶核上面翘着二郎腿看戏的水之元素精灵使问道。

  “有点麻烦,天空中的水元素太稀薄了。赫菲,你呢?”蓝色的元素精灵使大姐姐摊了摊手,把锅转手丢给了和自己隔着一个红水晶的火之元素精灵使赫菲托莉。

  赫菲托莉这个时候正在打哈欠,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她不由得停顿了一下。

  不过紧接着,她给出来的答案一样不是很理想。

  “这只凤凰的火焰和火元素并没有什么关系,那是她的力量的显化,虽然也可以用水浇灭,但并不在我的掌控范畴之内。”

  “不过她的力量来源倒是火元素,我可以切断她与火元素沟通的渠道,让她只出不进。以她这种不懂节制的挥霍方式,在没有补充的情况下,大概用不了多久就会把自己的能量耗尽。”说着,赫菲托莉挥了挥手指,在自己的面前绘制了一副图案。图案闪了一下之后,消失了,“好了,她被我设定成火元素绝缘体了,我的孩子们都不会再靠近她。剩下的,就看你们了。”

  “已经帮大忙了,这样就好。”要不是赫菲托莉现在正处于元素小精灵形态,楚扉月甚至想抱着她亲一口。

  虽然天空中的火元素已经比较稀薄,但火凤凰毕竟是火元素的宠儿,空气中的火元素总是不由自主的朝着火凤凰的方向集聚,然后成为她的力量。但是现在,因为赫菲托莉的随手一画,火凤凰已经成为火元素的绝缘体,所有火元素都像躲瘟神一样离火凤凰远远的,没有一颗火元素再去靠近火凤凰。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火凤凰变得极度不安,她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竟然让火元素不再庇佑自己。

  但是很快,她就没有功夫再去想这些事了。隔绝了火凤凰的火元素来源之后,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大量消耗火凤凰的能量。火灾发生的三要素只要是混工业制造行业的人都知道,该怎么阻止火灾的发生和蔓延也是耳熟能详。火凤凰自己就是火源,能量的显化也不需要什么助燃剂,所以楚扉月只能从燃烧环境入手,来熄灭火凤凰身上的火焰。

  其实放空火凤凰的能量也可以达到这个目的,但只要楚扉月扑灭火凤凰身上的火焰,火凤凰必然会努力让火焰燃起来。只要火焰烧不起来,火凤凰就只能不断地将能量投入,然后她的能量就会像开闸放水一样哗啦哗啦的往外流。等到楚扉月把火凤凰的能量放干,她的火焰自然也就烧不起来了。

  寒冷可以让热量快速消耗,快速流动的风也可以把热量带走。只要热量无法在一个地方富集,火苗就冒不出来。火凤凰本身又没有羽毛,除了尾巴上长着几根翎羽外,浑身上下就是光溜溜的了。

  所以凤凰羽毛的价值才和天使之羽相提并论,天使翅膀上的羽毛都是光元素的幻化,真正的羽毛都被人家藏在心里,是天使的力量之源。凤凰的羽毛倒是就摆在明面上,但架不住人家毛少啊……

  天空中风元素是最多的,楚扉月最开始也是打算使用风元素制造出围绕着火凤凰的旋风来消耗她的热量的。但是当楚扉月找来风暴开始缠绕火凤凰的时候,火凤凰却开始降低自己的热量输出了。

  看来就算是被凤凰契约卷轴勾引起了仇恨,火凤凰的战斗本能也依然没有衰退。至少,她也知道如果能量被耗干净了,她的下场会很惨。

  这样就很尴尬了啊,风元素本来就是带走火凤凰体表的热量,结果人家主动把体表热量降低了,这样楚扉月抽取火凤凰能量的速度不是就降低了么。

  而且随着对身体的掌控力度的增加,火凤凰也开始变得聪明了起来。她的战斗本能,正在朝着战斗技艺升级。

  红心莲的情况,正在变得危险起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喜欢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网游之梦幻法师,网游之梦幻法师最新章节,网游之梦幻法师 UC书盟
可以使用回车返回目录、←→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